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

荔箫

首页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惊蛰 混元修真录[重生] 喵斯拉 好仙不长命[洪荒] 相亲纪元 坏道 奥汀的祝福 天道宠儿开黑店 神医弃女 鲛人泪之画地为牢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 荔箫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全文阅读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txt下载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生辰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翌日白天, 邺风不当值。日上三竿时才起床,盥洗过后推门而出, 到了外屋就看见桌边又坐了个不请自来的人。

“……”邺风的视线淡淡瞟过, 当没看见,直接去小厨房端早膳。

“喂!”虞珀一喝, 他也不停。她从桌上跳下来,几步追上,往他面前一拦, “你当看不见我?”

“殿下。”邺风无声喟叹,“能跟殿下说的话,下奴都说尽了。”

“我呸!”虞珀不屑, “守我一晚上, 你一句奉旨办差就了了?”

邺风声色平淡:“本就是奉旨办差。”

“得了吧。”虞珀冷哼,“陛下如今看我都一副好奇的样子, 巴不得我赶紧娶了你走。这奉‘旨’的旨是她下的还是你求的?”

“自是陛下下的。”邺风从她身边绕过去, 直奔厨房。

虞珀气得跺脚:“我不信!你是什么身份,宗亲醉酒能都劳动你守着不成?”

邺风已进了厨房, 事先备好的早膳就在灶台上放着。膳房里当值的小宫侍听见虞珀的话连头都不敢抬, 低眉顺眼地端起托盘呈给他:“公子您慢用。”

邺风端着托盘折出去回房, 见虞珀又要拦他, 面无表情地停住:“下奴的身份,是御前掌事宫侍。”

虞珀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所以陛下让下奴守着谁, 下奴便守着谁。”

说完他再度从她身边绕过, 迈进房门, 一步不停地回内室去。

“你……”虞珀气得发笑,“你可笑!”

没有得到回音。

“那陛下要给你赐婚你怎么不听了啊!”

邺风坐到桌前,安静地听着外面的质问,舀了口粥吃。

虞珀这样对他围追堵截已不是第一次了,许多时候他都想将心一横,不管不顾地答应她便是。

他知道她是认真的,否则以她的身份实在不必对他这样死缠烂打。宁王再如何说是没落宗亲也仍是太|祖皇帝钦定的世袭罔替的亲王,京中不知有多少达官显贵愿意将儿子嫁给她这亲王世女。

陛下更是情真意切地想成全他们。

那日他将虞珀送出宫后回鸾栖殿复命,陛下屏退旁人,好言好语地劝了他半天,甚至跟他承诺说:“咱们是什么关系?朕无论如何也不能委屈你的。你若是对婚后之事有什么顾虑也不要紧,假如她对你不好,朕就下旨让你们和离,你再回御前接着当差也可以啊!”

无论是虞珀还是陛下,做到这个份上都足够了。

可偏偏因为这样,他更不敢答应。

从前他只是怕自己死无全尸、怕牵累全家,对陛下虽心存愧疚,但并没有多重。

如今,他越来越怕对不住她和虞珀。

他也越来越恨自己懦弱,若他有勇气给自己一个了断,许多事就都了结了。

他早就不想活了。他当不起陛下的信重,也当不起虞珀的爱意。

许多感觉拖得太久就会变得麻木,他现下已不恨给他下药的谷风和那藏在暗处的主使了。

他只恨自己命长。

.

皇宫北侧不起眼的小门边,淡青色的马车稳稳停住。

几名黑衣人不知从何处窜出,其中两名窜入车中,很快押了一中年妇人下来。一眨眼的工夫,就进了宫门。

那妇人穿着囚服,生了张干练严肃的脸,脸色不太好,唇色也发着白。一路都低着头不说话,任由暗卫押着她,疾行向鸾栖殿。

一行人为避开宫人,一路都走的小道。走了足有半个时辰才到鸾栖殿前,定睛却见女皇竟在檐下立着。

几名暗卫相视一望,眸中皆有讶色。陛下忽而密旨召见罪臣到鸾栖殿回话已不可思议,自己竟还等在了殿门口?

将人押到女皇跟前,几人当即退开,一眨眼的工夫便已消失无踪。

妇人垂眸,屈膝下拜:“罪臣楚薄,叩见……”

“免了。”女皇伸手一扶。

楚薄微滞,抬眸,只见女皇衔着淡笑:“进来坐。”

楚薄怔神间,女皇已转身进殿。她只好跟上,很快便穿过外殿入了内殿,三载未见的御案犹在那里,御案上仍堆满奏章,看得楚薄一阵恍惚。

多少次,她在这里与先皇议过事。也是在这里,先皇提议将她的儿子许给了皇太女。

同样是在这里,她觉察了当今圣上几许敌意,惊诧与不解之后她又迫着自己打消了那个念头,告诉自己陛下年纪还小,劝自己不要多心。

却没想到,那当真不是“多心”。天子盛怒一朝间压下来,一世的为官清正也保不住她。

如今,她又回来了。

楚薄怔然看着女皇到御案前落座,又一睇她:“坐。”

她回一回神,颔首道:“不知陛下何事?”

虞锦想想,不坐也罢,便开口直言道:“近来边关遇到些难题,朕也觉得棘手,久久拿不定主意。昨日与元君提起,元君说你对此颇有经验,处理起来得心应手,朕便想问一问你。”

楚薄的面色微凝,沉默了会儿:“元君不该干政。”

“?”虞锦一愣。

虽然那番说辞是她编的,因为突然召见楚薄总得有个合理原因,但楚薄竟然直言亲儿子不该干政她可没想到。

楚薄跟着又说:“陛下问吧,罪臣知无不言。”

她遂又正正色,嗯了声。端起茶盏,若无其事地抿了口。

下一瞬,剑光忽从梁上贯下,剑气倏然逼来!

“啪——”茶盏在慌乱中被摔碎,守在殿门口的宫侍浑身僵硬,一息后张惶奔向殿外:“有刺客!”

惊声尖叫就此传开。

“有刺客!护驾!”

.

皇宫北侧的后山上,马蹄阵阵。

这“后山”严格来讲该是片山脉,虽然能被圈在皇城之中可见范围不大,但也延绵起伏了数里,山上走兽众多。

可惜冬天大多动物都在冬眠,楚倾清晨时抵达,花了一上午才猎得两只貂,毛色还不太好,不由兴致缺缺。

不紧不慢地驭着马在山间继续前行,他一壁找寻猎物一壁欣赏雪景,好不容易又看见枯木间似有活物的身影。

不及看清,却闻背后有大片的马蹄声呼啸而至。

一眨眼的工夫,枯木间的影子就受惊窜走了。

楚倾不快地转过头静等,不多时,那行人马已至跟前,皆是侍卫装束。

“哥!”一片侍卫之间,却闻楚休的声音响起来,楚倾循声一望,楚休正被一侍卫拎下马,跌跌撞撞地向他跑来,“哥!出……出事了!”

楚休一路颠簸得有点喘。

楚倾锁眉:“什么事?”

“陛下……陛下召见了母亲。”楚休说着深吸了口气,“然后就听殿里传出消息说,陛下遇刺了!”

“你说什么?!”楚休只闻兄长声音一厉,没能再多说一句,就闻耳边风声一划而过。

讶然定睛看去,兄长已策马离开。

“哥……”楚休想叫住他再多说几句,想了想,又忍住了。

他也不知还能说点什么,亦不清楚殿中究竟是什么情形。

他只知道,上一世并没有出过女皇遇刺之事。

今日女皇召见母亲突然就遇了刺,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

“咝——”

鸾栖殿寝殿之中,太医轻手轻脚地为她包扎着小臂上的伤口,虞锦还是禁不住地倒吸凉气。

疼,真疼啊。

其实肩头被刺的那一剑伤口最深,但方才包扎的时候感觉倒不大。小臂上划的这道口子却疼极了,疼得她整条胳膊都发麻。

紧咬着牙关,她强自将眼泪忍回去。刚松口气,外面响起一声低喝:“滚!”

虞锦蓦地抬头,转眼便见楚倾闯进门来。

“陛下!母亲她……”话至一半,他的声音卡住。

——女皇坐在罗汉床边由太医包扎着伤口,母亲一袭囚服立在旁边,两个人都看着他。

看来刺客不是母亲?

心弦骤松,楚倾面色缓和,与家人重逢的喜悦转而涌来。虞锦只见他眼中都亮起来,同样的神色她只在拉他去打猎那天见过。

楚薄眉心却皱起来,目光落在他背着的弓箭上:“元君这是干什么去了?”

原打算静看母子重逢的感人戏码的虞锦一愣,楚倾的脚步蓦然顿住。

“真是家门不幸!”

这句话冷不丁地撞进脑海。那是在十年前,也是一月初七的时候。

那时他被迫离开太学已有一年多了,早已做了退让。家中也同样退让了一些,他偶尔偷看长姐楚枚习武,长辈们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不看那些他不该看的书便是。

但那天他过分了一点,趁天不亮偷偷牵走了姐姐的马,带着侍从,跑去附近的山上玩到天黑才回来。

待得回到府中,迎来的便是母亲的一记耳光:“真是家门不幸!”

他到现在都记得,母亲气得脸色发白:“这个样子如何与皇太女成婚,你就不长记性是不是!”

母亲当时便要动家法,长姐闻讯匆忙赶来挡住了他,急声劝说:“母亲,算了,今日是他生辰!”

母亲显而易见地一愣。

他真希望她只是气急了才要打他,可那一愣分明在告诉他,她根本就不记得他的生辰。

他便一语不发地回了房,楚枚和楚休为此安慰了他好久,跟他说母亲只是一贯严厉,不是针对他的。

他曾经也能这样说服自己,可在那件事后他终是不能自欺欺人了。

母亲只是不喜欢他而已。

是他太不听话,活得离经叛道。若不是先皇恐自己时日无多,想给皇太女选个年长一些的元君照顾她,母亲一定更愿意将楚休许给皇太女。

所以母亲总会更注意他不好的地方,而他其实也在很努力地学那些“该学的东西”了,母亲却总看不到。

所以母亲从不会忘记楚枚和楚休的生辰,唯独记不住他的。

这些他都是清楚的。他只是没想到时至今日依旧如此,没想到家里遭了那么多变故,母亲对他的印象还是这样。

楚倾心底生出一股浓烈的自嘲,信手摘了弓箭递给宫人,便走向女皇:“陛下,究竟怎么回事?”

“那刺客功夫高得很。”虞锦一边说着早已想好的台词一边打量他的神情,“幸亏你母亲出手及时。”

她仔仔细细看着,他眼中方才那份光彩已全然没了,黯淡得让人揪心。

这与她预想的母子重逢截然不同。

她不禁回想起了过去。曾几何时,她以为楚倾这性子是楚家惯出来的,是楚家的无法无天造就了他的不知天高地厚。

也正因这样,她才会那样变本加厉地磨他的性子。她觉得压他就是在压楚家,如今这样看来她才惊觉,哪怕是在楚家的时候,他过得也没有多舒心,楚薄大概从不曾宠过这个儿子。

他的一身傲骨不是被惯出来的,是他自己硬撑下来的。

而从楚家再到她,一个个都只想把他的棱角磨平。

这也太苦了,小可怜儿。

……不,他比她大一些。

他是大可怜儿!

虞锦盘算着,觉得铺垫的事情也差不多了,便向楚薄道:“你先回吧。朕要先查刺客这事,旁的改天再议。”

楚薄便施大礼告了退,楚倾静等着她离开,遂也一揖:“臣也先告退了。”

“楚倾?”虞锦叫住他。四目相对一瞬,她轻道,“你别难过。”

他似乎怔了一怔才意识到她这话从何而来,颔首轻道:“臣没事。”

平淡如斯,他总是这个样子的。

他总是告诉她他没事,无论大事小情。

她突然对着三个字抵触起来,起身走向他,细语呢喃:“我不想听你说没事了。”

行至近前,她抬手,用力一环。

双臂一分分抱紧,她只当没发觉他僵住,额头抵在他胸口上:“我偏喜欢看你骑马,你不要理别人怎么说。”

语至末处,她的声音里有了点哽咽。

楚倾茫然,不懂她为何这样。

他当真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事,他已经习惯了。

于是他迟疑着拍了拍她的后背:“陛下?臣真的没事。”

他从容不迫地告诉她:“母亲贯是这样,臣习惯了。”

口吻里还带着三分笑意。

虞锦只觉心上被狠狠拧了一把。那句轻描淡写的“习惯了”像是一根刺,扎得人疼,拔都拔不出来。

该是经历过多少如出一辙的事情,才能这样说出一句“习惯了”?

他倒还没有麻木到感觉不到,却在难过的同时,把这种难过视作寻常。

虞锦咬咬嘴唇,声音低如蚊蝇:“我想让你好好过个生辰的。”

宫里从不曾给他庆过生辰,这年代又没什么自动设备可以到时间就提醒,日子一长阖宫就都将此事淡忘了。

她是前阵子从楚休口中得知的他的生辰,有心想要“殷勤”一下给他好好过,却又别别扭扭不好意思。

所以她才专门将见楚薄这场大戏放到了今天,觉得既不耽误正事又能让他们母子重逢,可谓一举两得。

她想见面时楚薄身为母亲再碍于鸾栖殿的礼数也总要为他贺一声生辰,那她因此“听说”他的生辰便也正常了,晚上大大方方给他设宴庆生亦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显不出她很狗腿的打听过。

没想到,楚薄硬是一句都没提。

她觉得让他知道她的那份心思很丢人,但比起他现下的沮丧,丢人也不算什么了。

“我知道今天是你生辰。”她清清楚楚地又说了一遍,“宴席和贺礼我都备好了的!你……你别伤心!”

楚倾怔然中泛起几分愕意,间或有几缕可称为惊喜的情绪掺杂其中,复杂的感触让他说不出话。

怔忪中,便见她仰起脸,踮起脚尖,在他薄唇上轻轻触了一下。

※※※※※※※※※※※※※※※※※※※※

楚倾:没有人记得我的生日,没有人【沮丧哭出声

虞锦蹦蹦跳跳:我我我我我我我!

=======================

本章随机送50个红包,么么哒!

喜欢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请大家收藏:(m.daxiabook.com)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大夏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南国无风寂静入秋 和亲王子是神棍(星际) 最佳二传 北宋大表哥 开天录 818皇室那对汪男男 最强奶爸兵王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青春制暖 来自未来的神探 龙图案卷集·续 从养妹妹开始的异界生活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 终极特种兵王 雪鹰领主 难以放手 资本剑客 九爷你节操掉了 我帅哭了全世界 逆旅来归
经典收藏 江南岸 媵宠 末世之凶兽 天涯客 独宠丑夫 毒妇不从良 狼的爱恋 陪太子读书 婚必从[修真] 有妖 与天同兽 [综]神之御座 重生之算账 暴殷 寂静深处有人家 重生攻略手札 兽丛之刀 谁教春风玉门度 浪人天涯 灵巫浴月传
最近更新 没钱 小书生 奥汀的祝福 敌敌畏纪事 驸马要上天 毒医狂妃:邪帝,太凶猛! 秒秒的咖啡店 以牙之名 师父他太难了 五月泠 辟寒金 美人记 我有一千张面孔 年长者的义务 鱼不服 栖梧潸潸映弦月 灵巫浴月传 混元修真录[重生] 死不要脸的我发财了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 荔箫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txt下载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最新章节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