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

荔箫

首页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我就是这般好命 一不小心捅破天 神造 反派邪魅一笑 奥汀的祝福 生意人 快穿之打脸狂魔 大魔王娇养指南 求退人间界 极品女仙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 荔箫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全文阅读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txt下载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栽赃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暮色四合, 华灯初上。鸾元殿宫门敞开,觥筹交错, 歌舞升平。

除夕宫宴是最盛大的, 大殿中人头攒动,宗亲朝臣们相互敬酒, 互道新年大吉。

偶尔也有那么几个带着年幼子女一并进来的,小孩子往往不及开席就已闲不住,三五结伴地笑闹着, 在殿里跑来跑去,正忙于上菜的宫侍们只得尽量闪避。

直至一声“陛下驾到”震入殿中,殿里唰然安静。就连最小的孩童也安静下来, 乖乖退至道旁, 与长辈一起叩首施礼。

九阶之上的后宫众人亦停止交谈,离席起身, 叩首下拜。不多时, 御驾缓缓步入殿中,大红的衣裙以金线绣出凤纹, 拖尾曳地, 一股威仪自无形中逼出, 气势慑人。

顷刻间, 万岁之声震撼天地。女皇目不斜视,径直行上九阶, 安然落了座, 方抬手示意免礼。

众人谢恩, 重新落座。离九阶较近的朝臣很快便注意到女皇似乎微微偏了偏头,看了眼右首空着的席位。

那是元君的席位,去年就空着,今年如是。只是隔着冠上的十二旒,看不到她是什么神情。

“元君不来?”虞锦压音问。饶是克制着,语中也仍带了三分沮丧。

邺风也睇了眼楚倾的席位,想了想,回说:“没听说不来,许是有事耽搁了,会迟一些?”

当下也只得作罢。除夕宫宴百官皆在,不好为了谁去多等。

虞锦便神色如常地开了席,朗然道了几句祝酒贺年之语,殿中又热闹起来。

后宫之中,楚倾支开身边的宫人,跟着一陌生的宫侍,正一路往西去。

他原该去鸾元殿参宴,步出德仪殿不多时,却有一宫侍迎了上来,在他面前驻足躬身:“元君安。”

他不识得此人,但见他眉眼低垂又不言,知是有不便让外人听去的话要禀,当下便挥退了随从,问他:“何事?”

便闻那宫侍禀道:“您的长姐楚枚,有话要与您说。”

这话说得楚倾一懵。

那宫侍正要转身带路,被他喊住:“慢。”

他大惑不解:“长姐在宫里?”

那宫侍应声:“是。”

他微微屏息:“陛下传召?”

那人有些答非所问地又说:“女郎自有进宫的法子。”

楚倾心弦骤紧,脑中乱作一团。不怕别的,只怕楚枚又干出行刺那般的糊涂事。

他不敢多作耽搁,当下便随着这宫侍一路往西去。

最先穿过的是西六宫,那宫侍足下未停,径直领他穿了过去,很快,出了后宫的范围。

后宫之外还有几处修得精致讲究的殿阁,若朝臣或宗亲被皇帝留下议事议得太晚,得了皇帝的恩旨便可在这几处地方暂歇一晚。

那宫侍领着他在一方月门前停下,院内,是幢三层的小楼。

宫侍低眉顺眼地禀说:“元君请。下奴不宜多留,请元君一刻后自行出来,如常去鸾元殿赴宴便是。”

楚倾颔首,提步进门。

推门进了小楼,一层无人。拾阶而上,二层也无人。

直至行至三层,他才看到东侧的房中隐有烛光幽幽而闪,便行上前,信手推门。

门是虚掩着的,他无声步入,刚抬眸四顾,一是手猛地从背后伸来。

一瞬之间,楚倾只恍然看到那手中持着一方锦帕,捂向他的口鼻。一股异香顿时冲脑,他不及挣上一下,眼前已是一黑。

酒过三巡,殿中气氛正浓,歌舞也至热烈处,御座上端坐的帝王却心不在焉。

“怎的还不来?”她禁不住又问了一次,这已是第三次了。邺风见她焦急,两刻前便差了人出去问过,折回来的人却禀说:“元君没在德仪殿……许是走岔了?”

一转眼,倒又两刻过去了。

虞锦不禁担心他别是出了什么事,可这么个大活人、又是身在宫里,想悄无声息地出事似乎也不容易。

就算是掉湖里,都得有点动静不是?

但这份担心仍是蔓延开来,她凝神想想,示意邺风凑近了些。

“这也太旧了。天已全黑,别是出了什么事。差人仔细去找找,湖边井里一类的地方着意瞧瞧。”

她这般吩咐,邺风应声交待下去,心下却也觉得不至于。

陛下近来对元君上心,后宫之中或会有人心生嫉妒,但元君到底是元君,与宫奴身份的楚休不一样,敢把他直接往湖里推往井里丢,胆子也太大了。

时间一点点地过着,鸾元殿中辉煌热闹,鸾元殿外,侍卫们逐渐铺开,提起十二分心神找寻元君。

虞锦心底愈发不安,越想越觉必是出了什么事。但空想也没什么用,只得安然等着。

终于,烟花窜上天际,皇宫四角的铜钟声声撞响,殿中顿时沸腾起来,人人喜形于色。

子时,新的一年来了。

女皇离座举杯,再行敬酒,百官同饮,又齐声问安,恭贺新年。

至此,宫宴最高|潮的部分便算过了。众人再宴饮一会儿,就可各自自行离殿。

女皇与后宫几人便在一刻后先一步离了殿,满朝文武的叩拜恭送声合着殿外蹿个不停的绚烂烟花,交织出一片盛世之景。

出了殿门,女皇向北行去。鸾栖殿与后宫都在鸾元殿北侧,几人便结伴同行。刚看见鸾栖殿的檐角,忽见一宫人从侧旁的宫道上疾步行来,满面的慌张,跑得气喘吁吁:“陛、陛下……”

女皇驻足,那宫人张惶跪地:“出事……出事了……”

.

西侧的小楼中,楚倾在两刻前转醒,脑中又僵又木,四肢无半分力气。

缓了足有一刻,他才略微有了些力,头脑亦得以迟钝地分辨出自己躺在床上。

幔帐放了下来,烛火也已熄灭,室内光线昏沉。他勉力支起身,继而愕然看到,床上还有一个人。

他僵了一僵,视线尚有些模糊,仍很快分辨出是个女人。

巨大的惊恐顿时升腾全身,他顾不上辨认是谁,趔趄着奔向房门。

房门推开,两名宫侍如鬼魅般挡在了门外:“元君。”

二人躬着身,古怪的神色透着三分窘迫。

下一瞬,脚步声自楼梯处响起。

“陛下。”引路的宫人瑟缩着禀话,连声音都在颤,“下奴们怕各位大人宴饮时喝高要请旨留宿,按往年的规矩过来收拾这边的几处殿阁。收拾到此处却见,却见……”

说着已上至三楼,原就打着磕巴的声音在看到立在房门口的楚倾时戛然而止。

紧接着,女皇也看向他,随同而来的后宫男眷们同时看向他。

视线微移,众人又不约而同地注意到床榻上的另一个人影。

昏暗的光线中,凌乱的床铺透着暧昧。一切声响,都在此时收住。

“……陛下。”一股冷意遍布全身,楚倾觉得骨缝里都是冷的。脑中又一阵晕眩,他伸手扶住门框。

他竭力回想昏过去前发生过什么,却不太想得起来。安静中,他听到自己齿间在打颤:“臣是为人所害……”

御驾身侧,顾文凌状似自言自语地开口:“这地方未免也太易被察觉了,元君不是这么不谨慎的人。”

邺风一言不发地进屋想将床上之人也叫醒,却在辨清面容的瞬间,脸色霎然惨白。

“陛下……”他如鲠在喉,木然片刻,蓦地转身,回到圣驾前叩首下拜,“陛下,宁王世女不是这样的人……”

嗯?虞珀?

虞锦心底沁出声清冷的笑音。

来路上她只觉得烦乱。她从来不是那种有心情看后宫斗来斗去的皇帝,朝务已经很够她忙了,她不喜欢后宫闹出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来烦她。

现下听下来,这一计倒很用了些心,算不得“鸡毛蒜皮”了。

首先是“捉奸在床”,这很严重,哪怕事情存疑,她为维护名声也要先赐死楚倾才好;接着又发现另一位是虞珀。虞珀按辈分算可是他们的晚辈,这便不只是通|奸,还是乱|伦。

若她没去二十一世纪走一遭、没对草菅人命这么抵触,楚倾死定了。

她又不经意地看了看邺风。

有意思。

从前在她面前口口声声说自己不喜欢虞珀,现在紧张成这样?

下一秒,姜离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回:“臣隐隐记得……元君在太学时有个旧识,原是宁王世女?”

语中一顿,他想了想,又苦笑着续言:“算一算年纪,倒也差不多。怨不得宁王世女至今不肯娶亲。”

姜离?

楚倾昏沉的眉目间漫出几许愕色。

他的外祖母于姜离的母亲有恩,姜离母子皆曾被楚家接济多年。姜离也是因此才曾与他一起在太学读书,从而知晓那些旧事。

楚倾万没想到他会来捅这样一刀。

“楚家满门都在牢里,元君对陛下心生怨怼也情有可原。但再怎样,也不该如此辱了天家清誉。”

姜离清清淡淡地续言,语中没有嘲弄,反透着几许惋惜。

“够了。”女皇的声音平淡无波,但足以令一切争执辄止。

姜离闭了口,众人都看向她,很快便看出十二旒下掩映的潋滟双眸里一片阴翳。

长声缓息,她注视着楚倾。

大应朝的除夕有个独特的习俗,男子要穿红衣。是红色就行,正红、紫红、橘红、淡红都算,也没有什么依身份而定的特别规矩,大家爱怎么穿。

一贯着装清淡的他今日便罕见地穿了一袭大红直裾。他肤色本就偏白,未褪尽的药力让那白色更分明了些,鬓发又有些凌乱,这大红将他往日清隽的容貌勾勒出一股妖异。

虞锦侧首看了看四周。

因为他们上楼,楼道间的灯火都已燃明了,不大的一片区域里灯火辉煌。

但他背后的那间屋子还是昏暗的,他独自一人地站在这明暗之间,形单影只。

她突然觉得,她和旁人继续这样站在一起都是在帮他们欺他。

“元君今日这样好看,却不肯去鸾元殿让朕看看?”她边说边走到他面前,端详着他,“宫人说,元君用了药?”

“臣没有……”他下意识地否认。

虞锦轻哂:“可看起来分明就是药效未过。”

她现下尚不好分辨那究竟只是如实禀话还是想误导她往什么助兴的药上想,但看上去他的情形的确不太对劲。

楚倾头脑愈发昏沉,眼前一阵阵地发黑,觉得随时都能栽倒下去,扶住门框的手不由越攥越紧。

他到底不想在他们面前太过狼狈。

勉力定住神思,他生硬开口:“你们退下。”

众人都一怔,数道各不相同的目光皆投在他面上,他强缓一息:“事情如何,我自会与陛下说清,你们退下!”

倒突然知道元君的身份可以压人了?

虞锦若有所思地看看他用力到指节发白的手,并不费力地猜到了他的心思。

虽然是因为死要面子,但是也挺好。

姜离无奈长叹:“事关重大,现在实不是元君摆架子的时候。”

“都退下!”又一声喝,严厉的女声令人心底一栗。

姜离不敢置信地定睛,只见面对楚倾而立的女皇微微偏过头,侧脸冷到极致,“元君的话,你们听不见么?”

众人再不敢多言一字,匆匆告退。邺风仍跪在那儿,怔了怔,转过头来:“陛下,世女殿下不会……”

女皇蹙眉,他声音噎住。却不肯走,硬撑着垂首跪着。

虞锦睃了眼床上对一切毫无知觉的虞珀,口吻缓和:“邺风,虞珀喝多了,你去守着她。”

短暂的一懵,邺风骤然舒气,重重地叩首,便进房门。

虞锦静静听着,耳闻行下楼梯的脚步声渐渐远了,才转回头,复又看向楚倾。

楚倾终是支持不住,扶在门框上的手一松,跌跪下去,膝头磕在门槛上,他锁眉避开,还是尽量跪得端正了些,沙哑开口:“陛下,今日之事,臣……”

“朕不想听。”她道。

他怔了怔,又说:“贵君所言……”

“元君什么都不必解释。”她又打断他,声音短促有力。

他脑中原就发昏,听言更一时回不过神,不知下一句该说些什么。几声脚步声响起,他迟钝了会儿才抬起头,面前已无她的影子。

走了?

楚倾茫然四顾。

是要他在这里跪上一夜?

倒也没什么可怕,冰天雪地里他也跪过了。

怕只怕她会照旧让需要留宿的宗亲们住过来,人人都看到他这元君跪在这儿,颜面扫地。

他怔怔地看了眼楼道尽头的窗户。

三楼,也不知跳下去能不能死得了。

脚步声再度响起来,这回他猛地看去,便看见她从隔壁的耳房推门出来。

那是供宫人们备茶的地方,她手里多了一杯茶,也没用托盘端着,直接执在手里。

踱回他面前,虞锦带着疲累重重吁了口气。接着她迈过门槛,在他诧异的目光中直接在门槛坐了下来。

“喏。”虞锦伸手,把茶盏送到他嘴边,“你喝些提提神,我们好赶紧回去。”

语气轻松,毫无愠意。

楚倾想抬手接过茶盏,但手上发软使不上力,鬼使神差地就着她的手直接喝了口。

浓到发苦的一口茶咽下去,他缓了一缓:“陛下不生气?”

“生气啊。”她理所当然地点头,“现在子时都过了,再过不到三个时辰就是元日大朝会,你们还敢给朕惹这种事,生怕朕明天精神好?”

楚倾再怎么脑中昏沉也能听出她的刻意调侃了,苦笑一声,又喝了口茶。

虞锦睇了眼屋里。邺风正给虞珀盖被子,虞珀还是毫无反应,睡得是真死。

她便鼓起勇气往楚倾面前靠了靠,放低声音跟他说:“你就算真跟她儿时相熟也不打紧的,谁小时候还没个玩伴?我在太学时也有的。”

她近来还时常想他那,但她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人之常情罢了。

楚倾摇头轻叹:“贵君所言不假,但的确不是她。”

他不知道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可身边用着暗卫,不可能是虞珀这样的血脉离先皇甚远的宗亲。

虞锦点点头:“那我信你。”说着又喂他饮了口茶,“我只是想说,你就算与她熟识也不打紧,我信你干不出通|奸这种事。”

她的目光在他脸上划了个上下来回:“你这个人太孤傲,我相信就算我去通|奸你都不会去的!”

“……”

楚倾的身形蓦地僵住。

自问分析得掏心掏肺的虞锦在等他的反应,不目转睛地看着,他的脸色迅速腾红。

接着他猛别回头,一声咳出来,广袖掩住嘴,他接二连三又咳数声,终于将呛在嗓中的那口茶咳掉了。

目光再度落回她面上,他的神情已不像方才那样恍惚,俊美的面容难得地变得扭曲:“这叫什么话!”

※※※※※※※※※※※※※※※※※※※※

本章随机送50个红包,么么哒

喜欢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请大家收藏:(m.daxiabook.com)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大夏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来自未来的神探 长乐歌 世界第一婚 纵横帝君 大唐:开局休了公主 在校生 纨绔世子妃 灌篮高手之最强三井寿 深海有渔歌 比蒙传奇 青春训练手册 穿越仙剑大陆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和亲王子是神棍(星际) 开天录 世婚 [综]花丸神社建设中 声声引你 伏天氏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经典收藏 江湖很忙 一杆进洞 忠犬遍地走[综] 异界修真者 女主都和男二HE 全修真界都对我欲罢不能 神鉴 重生攻略手札 (女尊)复苏 死不要脸的我发财了 [综]神之御座 宝玉 正室 君且莫言 全世界都想和我做朋友[快穿] 唯我心 探花 戏精女配[快穿] 天涯客 反派邪魅一笑
最近更新 再入侯门 忠犬遍地走[综] 狂医废材妃 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 我就是这般好命 秒秒的咖啡店 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 神医弃女 奸恶之徒 死不要脸的我发财了 平宙乱穿 逆天神医妃 魔帝的天界小公主 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魔妃独尊 小书生 五月泠 前方高能 天道宠儿开黑店 妄人朱瑙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 荔箫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txt下载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最新章节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