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声引你

竹已

首页 >> 声声引你 >> 声声引你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顾惜诺 女配她成了大佬 这题超纲了 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忠犬得了狂犬病 设计部的小钢炮 村花小妻凶又甜 男神投喂指南 结婚协奏曲 与春色相逢
声声引你 竹已 - 声声引你全文阅读 - 声声引你txt下载 - 声声引你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两个番外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周徐引番外】

我听不到了。

其实右耳的听力一点都没有丧失, 就是耳鸣声太大了。左耳的听力也一天天的在恢复,但是耳鸣声基本没有转好。

我是不是要一辈子都这样了。

-

住院两周, 周徐引左耳的听力已经完全恢复了, 耳鸣声也好了不少,只是断断续续的。他听从医生的意见离院, 在家里休息了一段时间后返校。

回到学校,操场似乎在举办校运会,教学楼空荡荡的。

周徐引经过操场的时候, 班里的一个男生跑了过来拦下他,给他递了一张纸条,嘴巴一张一合。

可他听不到, 也看不懂。

周徐引故作镇定地点了点头, 等男生走了之后才扫了一眼纸条,外面写着三个字:“给沈渝”。他打开了纸条, 上面用铅笔写着几句话。

【如果你一会没来看我的比赛, 我们就别当朋友了。你明知道我为了这个练习了多久,你都不来看, 算什么朋友?】

周徐引愣了愣, 好像不小心看了别人的隐私……

他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那样, 折回原样, 抬脚向教学楼走去。耳鸣声似乎越来越大了,他皱眉, 烦躁的扯了扯头发。

班里空无一人, 周徐引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抽屉里积了不少的试卷,不过都叠的整整齐齐的,他拿出来翻了翻,完全看不懂。

身后突然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声音也同时响起:“周徐引?”

他听到了声音。

原本以为又严重了的耳鸣声,在这个声音响起的同时,瞬间消失了。周徐引转过头,看向声音的主人,是一个胖胖的女生。

女生眉目开朗的朝他笑了笑,自我介绍道:“你认得我吗?我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沈渝。”

周徐引点了点头,他认得,虽然名字和样子对不上号。

“你这两个星期没来,老师让我给你整理一份试卷出来,你看看,这两个星期的都在这里,如果有缺的再跟我说。”她挠了挠头,眼睛弯弯的,十分好看,“不会的也可以找我,这两个星期学的内容挺多的……加油!好好学习!”

说完,看他没什么反应,她也没尴尬,直接走向了自己的位置。两人都坐在教室的第三排,沈渝向左走两组便是她的位置。

周徐引突然叫住她:“沈渝。”

沈渝转头:“嗯?”

周徐引将手中的纸条举了起来,对她笑了一下:“你的。”

沈渝愣愣地走回去接过了纸条,看到上面的字迹,突然明白过来:“谢谢。”

周徐引点了点头,直接趴在了桌上,他突然很想知道沈渝的反应。他侧过头,假装在睡觉,实际却眯着眼盯着她看。

看到内容之后,沈渝原本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她从笔袋里拿出橡皮擦,一点一点的把上面的内容擦掉,眼泪也一滴一滴的砸向了纸上。

沈渝咬着唇,忍着呜咽,将纸上的内容擦干净后,才从抽屉里拿出一本题册。

看到这个,她的眼泪掉的更加的汹涌,像是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随后,她走到班级的垃圾桶旁,将题册扔了进去,擦干了眼泪后,便朝操场走去。

周徐引站了起来,走到垃圾桶旁将之捡了起来,盯着看了一阵,数学奥数题,他打开翻了翻,里面还夹着一张纸,写着竞赛的时间。他想了想,是今天下午。

叹了口气,周徐引坐回位置,将题册放进抽屉里,胡思乱想着:真像个傻子。

什么是友谊?

那样的算什么友谊,只不过是施舍罢了。

-

后来,听沈渝的广播似乎已经成为了周徐引每日必不可少的事情。

再后来,他被分出了重点班。

耳鸣声在沈渝声音的陪伴下日益转好。

他对她,确实是存了一丝的感激的,但也只是一点点。

在发现自己的耳鸣已经消失了的时候,也恰好是沈渝不再录广播的时候了。久而久之,周徐引也早已把她放置脑后。

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学业水平测试的前两天。

周徐引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他所在的新班级跟重点班的教室不在同一层,自从分出重点班之后,他基本就没有见过她了。

见到她的第一眼时,周徐引就知道,她过得很不好。

她瘦了很多,整个人也没了之前的风采亮人,走路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像是自卑到了极点。

周徐引忍不住开口跟她开玩笑,话刚脱口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惊讶了。

他本不是这样随意跟人搭话的人。

跟沈渝说话的时候,周徐引一直以为,她是记得他的。当他发现事实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的时候,他确实恼羞成怒了。

虽然他不是一直把她放在心里念念不忘,但至少,她在瘦了那么多的情况下他都把她认出来了。而他基本没什么变化,她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周徐引怒了。

可他愤怒的方式太幼稚了,反而……因此走进了沈渝的心中。

隔天下午,周徐引买手撕鸡饭的时候。再次见到了沈渝,她居然想冒充他,拿他的饭。因为这个,周徐引对她的印象更差了。

不受控地对她吐出了一句:“是我的。”

后来沈渝虽然对这个事情觉得很无语,但周徐引却不甚在意。

没错啊。

说的的确没什么错。

到后来,沈渝确实变成了他的啊。

-

本以为不会再有交集了。

却在分班那天,再次见到了沈渝。周徐引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了沈渝神情恍惚的走向了教学楼的顶层。

原本他是不打算管的,可能她上去吹吹风,或者跟人打个电话。

根本没有必要想到那么极端。

周徐引都已经走到新的教室里了,都已经背上书包准备走人了,却忽然想起了前几天遇到沈渝时她那惨白的几乎没有任何生气的脸,还有……被他逗笑时眉眼里的喜意。

周徐引狠狠地踹了下桌子,把书包重重的塞进抽屉里,转身大步的朝楼顶跑去。

到那的时候,沈渝正挪动着她搬到顶层的书,周徐引郁闷地走到角落观察着她的行为。

下一秒,她一脚抬起,想踩上那摞书。

他瞬间明白了。

也因此,不受控制的喊出了她的名字。

“沈渝!”

可惜,那时候神情恍惚的沈渝,却没听出他喊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语气有多么的慌张。

从此,两人的一生,像是被一条坚韧得无法扯裂的细绳捆绑在了一起。

这样的两个人,本身就注定要在一起。

-

为什么会和沈渝做朋友?

算是一时冲动,也算是……一直以来的一个期盼吧。

至少,在他说出那句“咱俩是朋友,知道吗?”,之后的任何一个日夜里,他都没有过一瞬间的后悔。

周徐引想让她知道,什么样才是真正的朋友。

但唯有两个当事人没看出来,周徐引完完全全,就是把沈渝当作女朋友来宠的。

大概是这种感觉,跟你当着当着朋友,突然有一天,觉得你长的很好看,觉得你身上有很多地方和自己不同,慢慢的,就有了别的想法。

不想当朋友了。

想不顾一切的去拥抱你,亲吻你,还有……上你。

那天,周徐引紧张的满手冒汗,一寸一寸的凑近沈渝的脸时,他在想什么呢?

如果沈渝忽然像电视剧里那样,在他亲上去的那一刻睁开双眼怎么办?如果她生气了怎么办?如果她不再愿意跟他继续这样来往了……那么他该怎么办?

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亲了上去。

在他紧张地扑回自己的位置,但后来又忍不住回头看她的时候。

却发现,如他所料,那个女孩确实是醒着的。但庆幸的是,又和意想中的有些不一样。

沈渝强装镇定,自以为毫无动静。但她的嘴角微微扬起,脸颊上浮起一层淡淡的红晕,甚至连眼睫毛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周徐引轻笑出声,堆积在心头已久的阴霾终于因为她这样的反应一扫而光。

两情相悦。

原来是那么令人值得愉快的事情。

小样儿,跟大爷我装睡呢?

周徐引又凑了过去,勾着笑再亲了一次。

【婚后番外】

1.

结婚两年后,沈渝生了个大胖小子。

本以为是另一种美好日子的开端,但出乎周徐引的意料。

从此他过上了惨绝人寰的日子。

等沈渝坐完了月子,周徐引还考虑着她的身体,一个月都没碰她。但后来他渐渐发现,他想碰也没机会碰。

跟以往的二人世界完全不同。

以前回到了家之后,所有的空间都只剩下他们彼此。

但现在,他的老婆每天从学校回来后,像是完全看不见他了一样,变成了生活里只剩下他们的儿子。

这天,周徐引跟沈渝说着话,突然侧头吻她。

他儿子突然开始哭闹,沈渝条件反射般地把身上的周徐引一把推开,想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周徐引忍了一下,把她按回床,开口:“你睡吧,我去。”

随后,周徐引到婴儿床前抱起儿子,替他换了尿布。看到儿子又安然入睡后,他才松了口气,轻手轻脚的爬回床。

周徐引憋着一口气,从背后搂住沈渝,很不是滋味地说了句:“小渝渝,你跟我结婚是不是就是为了生这臭小子?”

听到他的话,沈渝回搂他,淡淡道:“别乱说。”

周徐引非常幼稚地说:“你一点都不爱我!”

沈渝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无语随后坐了起来,低头亲吻着他的唇角,轻声道:“小声点,别吵到孩子了。”

周徐引的气焰全消。

不知过了多久,沈渝的倦意袭来,缓缓地合上了眼。临睡之前,想起今天他的话,她还是强撑着眼皮,抬起头看他,含糊不清地说:“别跟孩子吃醋。”

周徐引抱着她,没说话。

沈渝皱眉:“你怎么不理我?”

周徐引勉强吭了声:“……嗯,知道了。”

-

隔天,沈渝从学校回来,看到周徐引坐在婴儿床旁,拿着个玩偶逗弄着儿子,嘴里还不断喊着两个字:“半半。”

沈渝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半半?”

周徐引转头看向她,很快又心虚重新低下头逗着儿子:“我给儿子起的名字。”

沈渝来了兴致,两人因为还没起好孩子的名字,到现在都还没去上户口:“大名还是小名?”

周徐引盯着儿子,冷笑了声,闭着眼狠下心吐了两个字,“大名。”

“全名是啥?”

“周月半。”

晚上临睡之前,沈渝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推了推旁边的周徐引,问道:“你起的月是哪个月?”

“月亮的月。”

“半呢?”

“多半的半。”

沈渝的脸色冷了下来,但还是按捺着怒火问了一句,说不定会有些转机:“你起这个名字的寓意是什么?”

周徐引随口胡诌:“嗯,纪念儿子在月中时候终于半个月大了。”

沈渝气的狠狠的用脚踹他,似乎还不解气,扑到他身上重重的咬了一下他的下巴,呼吸稍微急促了些:“你这理由还真有意义。”

周徐引捏了把汗,推开她转了个身,将身子往床边挪了挪,没再说话。

沈渝直接拆穿他:“你是在讽刺我儿子胖吧?”

周月半。

周胖。

“……”

“昨天不才答应我不跟孩子吃醋?”

“……”

看他一句话都不说,沈渝简直气死,她坐了起来,深呼了口气,还是冷静不下来,随她又再度伸脚踹了下他的屁股,快速的下了床,“我去客房睡。”

周徐引忙不迭的一把拉住她,哄道:“小名,我起的小名。”

“小名又怎样!小名你就有理了?!还不是说我儿子胖!”

周徐引也不高兴了,哼唧了一声:“你就是不爱我了!你还说不是!我给半半起个小名你都骂我!”

“……他不叫半半。”

周徐引又哼了一声,腮帮子都鼓了起来,眼睛亮晶晶的,似乎下一秒就有眼泪从中落下:“今天我话就撂这了,儿子小名不叫半半就证明你不爱我。”

“……知道了。”

沈渝泪奔,感觉生了两个儿子怎么破。

周月半小朋友……妈妈对不起你。受不了你爸的美色.诱惑。

-

很多年后,周月半小朋友长大了,面无表情地看着在他面前秀恩爱的父母,问道:“所以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证明我妈是爱我爸的吗?”

周徐引冷哼一声,将手中刚剥好的桔子放到沈渝的嘴边,嘲讽道:“你哪有那么大的作用,你纯粹是证明了一件事情。”

虽然知道这不会是什么好话,但周月半还是忍不住问:“什么事情?”

“世界上居然会有那么胖的婴儿。”

“……”看着毫无反应的母亲,周月半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别再说了!我要离家出走!

2.

周月半小朋友刚满一周岁的时候,在沈渝的多方面忽视下,周徐引终于爆发了。

这天,周徐引趁着沈渝去上班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将儿子带到父亲家里,托他们照顾几天。摆脱了这样一个累赘,周徐引神清气爽的回到家,高兴的在床上打滚。

真好,已经准备好怎么跟老婆撒娇了。

沈渝下班回到家的时候,一进家门就觉得不对劲。平时哪有那么安静啊。她郁闷的走进房间,看着在床上睡觉的周徐引,眉头一皱,随即转头看向婴儿床。

……她儿子呢?

她忍不住坐到床边,用手指戳了戳周徐引的脸,直到他睁开惺忪的眼才问道:“深深呢?你带哪去了?”

周月半小朋友的大名也是周徐引起的。

叫周遇深。

名字反过来就是shenyu。

周徐引平时喊他半半,沈渝则喊他深深。

周徐引看了她一眼,对她这种一回来就只知道找儿子的举动很不满,他直接转了个身,背对她,闷闷道:“放爸妈那了。”

沈渝点了点头,随后拍了拍他的大腿,提议道:“我们出去外面吃吧?”

周徐引悲愤地坐了起来,怒道:“结婚那么久,你一顿饭都没给我做给过,一回来就知道找半半!对你来说到底什么是儿子!”

沈渝看了他一眼,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比老公更重要的男人。”

周徐引:“……”

随即沈渝再次补刀:“我第一次下厨给你做的粥被你直接摔地上了,每次想到那个画面我就非常的难过。我现在对做饭有阴影,你不要逼我。”

周徐引心虚了:“……你在这等着,我去做。”

看着周徐引立刻起身朝厨房走去,沈渝也立马跟了上去,从身后环住他的腰,眉眼愉悦道:“我从今天开始学做饭吧!以后天天做给你吃!”

周徐引笑了下,调侃道:“还是算了吧,不想出钱再装修一次厨房。”

沈渝不满的轻咬了下他的后背,听着他娴熟的在砧板上切菜的声音,幸福感猛地充盈了整个心脏,她突然轻声喊了他一下:“周徐引。”

周徐引回头看了她一眼,只能看到她的头顶,以为她只是闲着无聊喊了一声。便再度把精力放在做菜上,随口应了一声,“嗯?”

“因为深深是我儿子。”

周徐引奇怪的问了一句:“什么?”

“而你,只因为你就是你。”

周徐引瞬间听懂,在前面低声笑了起来,笑声悦耳醇听。觉得她这种傲娇的表白方式简直可爱到了极点。

——我爱你,仅仅只因为你是周徐引。

3.

看着最近体重飙到了75公斤的周徐引,却依然毫无节制的吃东西。沈渝忍不住掐了掐他脸上的肉,周徐引嘴里的东西差点因为她这个举动喷了出来。

一看到她这个眼神,周徐引立刻明白了过来,冷笑道:“你是不是嫉妒我?”

旁边的周遇深安静的吃饭,耳朵却悄然无声的竖了起来。

沈渝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嫉妒你什么?”

一瞬间,周徐引的话像是机关枪般的迸射了出来。

“嫉妒我胖。”

“你承认了,呵呵。”

“你就是嫉妒我!你一直在嫉妒我!”

沈渝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吃饭,淡淡的说了一句:“不,我为你感到骄傲。”

“……”

周遇深猛地笑出声来,注意到父亲立刻扫视过去的威胁眼神,笑的更猖狂了。

周徐引:“……”

没地位了。

4.

周徐引虽然表面上对着周遇深半点爱都没有,但是事实上又怎么可能呢?很多时候,他看着一对上沈渝就变得十分乖巧的儿子,还是很羡慕的。

但是,他还是更喜欢这种相爱相杀的相处方式。

所以,周徐引不但活在了沈渝的吐槽之下,还活在了……自家儿子的唾沫之中。

周遇深的家长会基本都是周徐引去的,偶尔沈渝也会特地请假去几次,但次数多了就发现每次讲的内容都差不多,久而久之,她就将这个重任交给了周徐引。

周遇深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周徐引特地打扮了一番才出发到儿子的学校,到那之后,他才发现儿子的座位是最后一排,而且教室里的麦克风还坏了。

周徐引抿了抿唇,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周遇深,肆意的揉了揉他的脑袋,将他的头发揉的乱糟糟的,惹得他怒目而视。

看到他这副模样,周徐引笑的露出了牙龈肉,“长得真像个包子。”

然后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将助听器戴到了自己的左耳上。

随后,周徐引直接将周遇深抱到腿上让他坐着,旁边的家长也效仿,将自己的女儿抱到腿上,柔声跟她说着话。

周遇深在周徐引的怀里还十分不老实,这里动一下,那里动一下,最后还好奇的拔了一根周徐引没剃干净的胡子。

周徐引痛的差点喊了出来,咬着牙忍着没发火。

老师在讲台上表扬着几个孩子,其中还说到了周遇深特别乐于助人,听到这话周徐引非常骄傲的亲了下他的脸颊,用哄孩子的语气吐了句:“真棒。”

周遇深立刻用小肉手抹了抹被周徐引亲了一口的脸颊,一副十分嫌弃的样子,脸蛋却红了起来,傲娇的说道:“这算什么。”

周徐引笑了笑,继续认真的听着老师说话。

旁边的小女孩突然抬头问自己的母亲,好奇的问道:“妈妈,那个叔叔耳朵里的东西是什么啊?”

那个女人穿的光鲜亮丽,脸上带着精致的妆容。听到女儿的话,她转头看向周徐引,眼里闪过一丝蔑视,“聋子才会带的东西。”

听到这话,周徐引转头看了她一眼,眼里没什么情绪,却让女人有些慌乱的移开了双眼。

周徐引确实没什么感觉,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比别人差在了哪里,身体上的缺陷并不是其他人嘲笑自己的理由。

但怀里的周遇深却猛地从他怀里爬了下来,瞪着那个女人,身高不够,还得仰头看着她,气势上就弱了不少。但他像是憋足了火,声音大的传遍了整个教室,“跟我爸爸道歉!”

周徐引愣了一下,刚想把他揪回来说自己没关系的时候,眼前的小人儿猛地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小奶音软软糯糯的,“你为什么要骂我爸爸?”

老师停下了发言,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旁边的家长也将注意力转移到这边来,女人突然觉得很尴尬,笑着哄着周遇深,“没有啊,阿姨没有骂你爸爸,就开个玩笑。”

周遇深大吼:“我爸爸才不喜欢别人开这种玩笑!”

周徐引喉间一涩,将周遇深抱了回来,安抚般的摸着他的背,冷着脸对着对面的女人说道:“我认为,你的确应该跟我道声歉。”

女人表情一僵,希望赶紧翻篇,她只能灰头土脸的、匆匆的道了声歉。

听到她的道歉,周徐引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心中的情绪,他低头对着周遇深说道:“她跟爸爸道歉了,别哭了。”

周遇深哭的满脸是泪,鼻涕都流了出来,脸上狼狈不堪,他勉强的止住了哭声,但还是很生气的对着女人怀里的小女孩说道:“你妈妈骂了我爸爸,我再也不跟你玩了!”

然后……对面的小女孩也立刻哭了出来。

周徐引突然觉得自己的儿子幼稚的可爱,他笑了一声,抱着儿子起身朝厕所走去。

他将周遇深放在洗手台上,拿出一包纸巾沾了些水,慢慢的擦干净周遇深脸上的泪痕,边说还边笑道:“干嘛把气撒在人家小姑娘上?又不关她的事情。”

周遇深还吸着鼻子,不高兴的说道:“我就要!她妈妈太坏了!”

周徐引笑出了声,没说什么。

“爸爸。”周遇深突然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开口。

周徐引弯腰,平视着他的双眼,温和的问道:“怎么了?”

“我以后,要变得很厉害很厉害。”他的声音里满是童真,小脸肉乎乎的,看起来十分可爱,但他的眼神,却坚定的不可思议,“那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周徐引的眼眶微微一红,他清了清嗓子,捏了捏他的脸,“好,爸爸等着。”

回家的时候,周徐引开着车,李煜德坐在副驾驶座上,两个孩子已经在后座睡着了。他提起这件事情,感叹道:“看到你儿子之后,我突然发现生个儿子也不错啊!”

周徐引没开口,李煜德以为他因为开车不能分心,也没再说话。

哪知,很久很久之后,周徐引才哑着嗓子说道:“他大喊的时候只说了那个女人骂了我,却完全不提她骂的词。”

一般的小孩子不是应该都这样子吗?

“你好蠢啊!”

“你为什么要骂我蠢!”

“聋子才会带的东西。”

“你为什么要骂我爸爸是聋子!”

可他,却只说,“你为什么要骂我爸爸?”

他还那么小,就已经知道要去顾虑他的情绪,连生气的时候,说出来的话都是小心翼翼的,怕自己无心的举动会伤到周徐引。

周徐引找了个车位停下,然后缓缓的看向李煜德,眼眶微微湿润:“不管怎么样,我不会再带助听器了。”

我儿子,也不会再因为这个原因感到愤怒又……难过了。

也不会,那么心疼他的爸爸。

4.

周徐引和沈渝在婚后的第十七个年头时,爆发了一次巨大的争吵。

……沈渝单方面认为的。

原因来自他们两个唯一的儿子的一条微信:【是不是因为你妈太矮了啊?我感觉你不会再长了。】

沈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简直要气炸了。

刚在一起的时候嫌弃她矮就算了,现在都结婚那么久了,孩子都那么大了,还老是揪着这个不放?

平时遇到公司聚餐这种事情,沈渝一般都是能多早回就多早回,当她听到那句话后,她毫不犹豫的对着同事点头,“下一场我也去。”

然后,接起周徐引打来的电话,听着他在对面那讨好的语气,她冷笑了声:“对不起啊,影响了你儿子的基因,我今天不回去了,再见。”

周徐引:“……你在哪?”

沈渝委屈的要死,直接挂了电话。

结果她进KTV后,完全没有注意到一直不断亮起的手机屏幕,也完全不知道,电话那头的那人此刻有多不知所措。

沈渝正坐在一旁发呆的时候,包间的门被人重重的推开,打断了她的思绪,也让她不由自主的转头将视线挪到那个人身上。

沈渝一愣,还没等她出声喊他的时候,周徐引快速的扫视了包间一圈,最后将视线定在她身上,大步的朝她走来。眼神阴翳,周身带满了戾气。

他直接一把扯住她的手腕,大力的将她往门外的方向拖去。听到她在后头吃痛的喊了一声,周徐引才瞬间清醒过来,放松了力道。

周徐引慢慢的松开她的手腕,将手向下挪了些,握住她那略显冰冷的手。

两人从KTV走到停车场的一路都默契的沉默着,沈渝是不敢说话,周徐引则是被她气的一句话都不想跟她说。

上车之后,周徐引没有立刻开车,手指敲打着方向盘,轻声问道:“为什么不接电话?”

语气如同山雨欲来。

沈渝也知道自己理亏,低头嗫嚅道:“手机在包里,没听到声音……”

看到她这副模样,周徐引的火气全消,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凑过去亲了她一口,随即委委屈屈地说:“以后再生气也不能说不回家。”

他的话让沈渝情不自禁的转头看向他,周徐引的脸还近在咫尺,岁月似乎没在他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仍还像是当初的模样。

沈渝对着他指了指自己的眼角,苦笑着说道:“周徐引,我有皱纹了。”

听到她的话,周徐引愣了一下,随即看向她指的位置,右手托住她的后脑勺,轻轻的吻了吻她的眼角,“真漂亮。”

因为他这样的举动,沈渝的眼眶慢慢红了,“我在慢慢变老。”

多么可怕啊。

似乎上一刻,那个少年还站在学校的顶楼,手里握着亮着光的手机,那眉眼,竟让世间的所有事物都变得黯淡起来,他笑着对她说:“我叫周徐引,别再忘了。”

但这一刻,那些过往早已挥之而去,留给她的,只有岁月不断在她脸上种下的痕迹。

周徐引却没有安慰她,只是无所谓的说道:“那又怎么样?”

谁都会变老,很多事情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的变化。但,周徐引对沈渝的爱,永恒不变。

周徐引倾身将沈渝搂入怀中,眼里带着笑意,眼角的笑纹明显可见。

“不管怎样,我老婆最漂亮。”

《声声引你》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大夏中文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大夏中文网!

喜欢声声引你请大家收藏:(m.daxiabook.com)声声引你大夏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 唐门高手在异世 某综漫的神圣右方 山河盛宴 男神投喂指南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穿梭影视世界从亮剑开始 北雄 大帝姬 我快亏成麻瓜了 武破九荒 征战诸天世界 巫师 剑破九天 影帝偏要住我家 豪门崛起:重生校园商女 越界招惹 飞升寻道 我的世界之挖遍万界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
经典收藏 你是谁 声声引你 遇见你就是久别重逢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娱乐圈] 时意 大佬的丫头不好惹 装睡的梁多 谁把你放在宇宙中心宠爱 [守望者]我与罗夏同居的日子 重生之证道娱乐圈 苏医生,你笑起来很好看 被空间坑着去快穿 我的老公是重生的 七零炮灰小知青 偏偏偏爱 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 三十九度风 惊悚直聘[无限] 风雪双蕊 抽象猫的爱情虫
最近更新 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过分宠溺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你是我的天使呀 福运甜妻有空间 变小后每天都在被迫卖萌 甜妻入怀,顾少心尖宠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被哥哥们团宠的日常[综文野+咒术] 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 我在抬头你在看 她在陆爷心头纵了火 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 来自‘世界级’的坑害 重生为校草大佬的小仙女 世界第一游乐场 影帝偏要住我家
声声引你 竹已 - 声声引你txt下载 - 声声引你最新章节 - 声声引你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